三维数字造型-《戴花少女》

电脑、MAYA  09/2010

新的技术让我产生浓厚的学习兴趣,受到90年代的中国主流美术思想影响,与新技结合的第一次创作就是造型相关的系列作品,这给我带来几综重大课题:模型、贴图、绑定、毛发衣物、灯光渲染、合成等等一系列技术和美术基础科学问题亟待补课,这一头扎下去就是十七年,直到今天我还要每天关注新的软件、新的制作思路,关注层出不穷的新形式。

 

创作过程非常坎坷,制作思路完全靠自己摸索,碰壁无数浪费了大量时间。又受到设备限制,总是在痛苦漫长的待机中挣扎前进,而且注定无法实现高精度的理想的状态。

 

在这潜心闭关研究的十几年里,我在不断反省,首先肯定了新技术的价值,然后提出了几个重要问题:为什么现在创作一点都不好玩了,什么是艺术,艺术就是造型吗?

光柱与光立方前身属于“遗迹”项目的两个附件,后来因主体“光洞”建造成本过高停止开发,光柱是光圣殿十二光柱之一,光立方是启动光洞的能量核心。

 

后来为配合“The Force力量”项目而再次启动,作为“原推动力”的圣物遗迹,光柱高六米本应是十二根一组,表面具有强烈的金属反射质感将环境映射到柱体,同时将阳光反射到周围,具有夺目璀璨的迷人效果。

 

而光立方的能量巨大,不可思议的悬浮在半空当中,令人直接感受到“原力”真实的存在感。

三维数字造型-狂战士

电脑、MAYA  08/2012

数字造型艺术

三维这种技术,我最早是从《星球大战》这部电影里了解到的。乔治·卢卡斯在这部电影里,开创了电脑特效的先河。影片不仅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而且 影响了一代人,甚至成为了一种文化,从此三维技术就热门起来。

 

造型技术的革新是不可阻挡的,从影视行业开始,新技术大幅度提高工作效率、降低制作成本,逐渐的渗透到造型各个领域,以致保守的传统手工艺拥护者对3D动画技术很反感,给大家一句忠告:“我们没有时间去考虑对错,没有时间去缅怀过去,只有不断前进跟上时代,才不会被时代淘汰。”

 

三维塑造形体很方便省力,Zbrush这个软件的发明使的数字雕刻风靡全球,不必通过专业的训练,任何人都可以制做自己喜欢的雕塑。雕塑制作不再昂贵,而且可以可以轻松的表现大量细节。最近3D打印的成本也越来越低,可以轻松的将数字作品还原成实体雕塑,而这种新技术的更广泛的运用才刚刚起了个头。

三维这种技术,我最早是从《星球大战》这部电影里了解到的。乔治·卢卡斯在这部电影里,开创了电脑特效的先河。影片不仅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而且 影响了一代人,甚至成为了一种文化,从此三维技术就热门起来。

 

造型技术的革新是不可阻挡的,从影视行业开始,新技术大幅度提高工作效率、降低制作成本,逐渐的渗透到造型各个领域,以致保守的传统手工艺拥护者对3D动画技术很反感,给大家一句忠告:“我们没有时间去考虑对错,没有时间去缅怀过去,只有不断前进跟上时代,才不会被时代淘汰。”

 

三维塑造形体很方便省力,Zbrush这个软件的发明使的数字雕刻风靡全球,不必通过专业的训练,任何人都可以制做自己喜欢的雕塑。雕塑制作不再昂贵,而且可以可以轻松的表现大量细节。最近3D打印的成本也越来越低,可以轻松的将数字作品还原成实体雕塑,而这种新技术的更广泛的运用才刚刚起了个头。

数字造型-《酋长》

电脑 06/2010

Copyright © 1996 - 2019 | 刘亚明 - 版权所有

沪ICP备17025975号

光柱与光立方前身属于“遗迹”项目的两个附件,后来因主体“光洞”建造成本过高停止开发,光柱是光圣殿十二光柱之一,光立方是启动光洞的能量核心。

 

后来为配合“The Force力量”项目而再次启动,作为“原推动力”的圣物遗迹,光柱高六米本应是十二根一组,表面具有强烈的金属反射质感将环境映射到柱体,同时将阳光反射到周围,具有夺目璀璨的迷人效果。

 

而光立方的能量巨大,不可思议的悬浮在半空当中,令人直接感受到“原力”真实的存在感。

在这闭关研究的十几年里,我在不断反省,首先肯定了新技术的价值,然后提出了几个重要问题:为什么现在创作一点都不好玩了,什么是艺术,艺术就是造型吗?

LED数字装置

电脑、LED屏幕、亚麻画布 06/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