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实主义又分很多风格,中央美术学院主导的“所见即所得”全因素观察方法是国内造型训练的标准教材,这种观察法要求艺术家尊重对象,通过一系列的造型手段,将眼睛所观察到的信息如同复刻般的表现在绘画、雕塑上,这个过程当然是了解自然规律最好的途径之一。

 

经过常年累月反复大量的眼、脑、手 操作,会让艺术家具备令人惊叹的造型技巧。但是过多的追求绘画性而故意回避现代艺术的新思维导致中国大多数人认为艺术就是绘画,尤指具象绘画。

素描\速写作品

铅笔、纸11/2014

写实主义又分很多风格,中央美术学院主导的“所见即所得”全因素观察方法是国内造型训练的标准教材,这种观察法要求艺术家尊重对象,通过一系列的造型手段,将眼睛所观察到的信息如同复刻般的表现在绘画、雕塑上,这个过程当然是了解自然规律最好的途径之一。

 

经过常年累月反复大量的眼、脑、手 操作,会让艺术家具备令人惊叹的造型技巧。但是过多的追求绘画性而故意回避现代艺术的新思维导致中国大多数人认为艺术就是绘画,尤指具象绘画。

中国本土的水墨画,极其讲究线条的运用,有的画家相信在线条里包含着东方世界独有的哲学观念,因此源自西方的素描在中国扎根并且发展出一套很有魅力的素描方式-以线为主的素描,这种素描有书法的身影,结合了写意与工笔的笔墨之意。

 

这种素描用线讲究,线条凝练且富有变化,每一条线都有其用途,笔笔都要“吃”到纸里去,抑扬顿挫、疏密缓急,处处都是东方式的文人情趣。

 

只是这种慢节奏的文人式的品味艺术,已经不能适应当今快速发展的紧张气氛,因此作品显得张力不足,缺乏时代意识,仅局限在一小撮古典主义爱好群体之间赏味把玩。

中国本土的水墨画,极其讲究线条的运用,有的画家相信在线条里包含着东方世界独有的哲学观念,因此源自西方的素描在中国扎根并且发展出一套很有魅力的素描方式-以线为主的素描,这种素描有书法的身影,结合了写意与工笔的笔墨之意。

 

这种素描用线讲究,线条凝练且富有变化,每一条线都有其用途,笔笔都要“吃”到纸里去,抑扬顿挫、疏密缓急,处处都是东方式的文人情趣。

 

只是这种慢节奏的文人式的品味艺术,已经不能适应当今快速发展的紧张气氛,因此作品显得张力不足,缺乏时代意识,仅局限在一小撮古典主义爱好群体之间赏味把玩。

状态胜于作品

1999年至2000年,中央美术学院开办第一届油画培训班,给美术爱好者敞开了一扇了解学院美术的大门。培训不同于学历教育那么有计划性,校方把1、2、3、4画室的老师统统找来上课,包括苏高礼、孙为民、朱乃正、朝戈、马晓腾、王沂东、王绍伦、李荣林、王艳等一批教师,他们各抒己见畅所欲言,可以说这一届培训班是当时北方学院美术各家美学思想的大杂烩,是当时国内美术潮流的一个缩影。

 

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独善其身两耳不闻窗外事,版画和雕塑系并不惹人注意。唯独油画系时常传出老师教授彼此抨击摩擦的新闻,油画系开设了四个画室,每个画室朝一个流派方向发展,彼此的界限划分得很清楚,由其第四画室的当代先锋与其他画室的传统保守之间是根本不可调和的,是水火不容你死我亡的,感叹人类文明的进步要付出多少血的代价。

状态胜于作品

1999年至2000年,中央美术学院开办第一届油画培训班,给美术爱好者敞开了一扇了解学院美术的大门。培训不同于学历教育那么有计划性,校方把1、2、3、4画室的老师统统找来上课,包括苏高礼、孙为民、朱乃正、朝戈、马晓腾、王沂东、王绍伦、李荣林、王艳等一批教师,他们各抒己见畅所欲言,可以说这一届培训班是当时北方学院美术各家美学思想的大杂烩,是当时国内美术教育的一个缩影。

中央美术学院 花家地西里 1999年

作品是从艺的根本

中国现代美术框架基本上是照搬苏联模式,时至今日批判现实主义仍是官方的审美标准。学习写实绘画技术即耗时又费力而且成才率低,有甚者会走火入魔,过多的看重绘画技巧而忽视了艺术根本意义,作品显得毫无生趣。

 

但对于实用美术来说,造型仍然是基本功,通过造型能力训练可以很好的掌握造型规律,感受到形体结构、体会到色彩与光线的内在规则,提高观察深度,可以说是美工必修课。

 

造型能力有一套科学的训练方法,经过多年严格的练习,艺术家会逐渐体会到体积与结构、空间与透视,进而形成一种本能反应,这很像学习骑自行车。

中国现代美术框架基本上是照搬苏联模式,时至今日批判现实主义仍是官方的审美标准。学习写实绘画技术即耗时又费力而且成才率低,有甚者会走火入魔,过多的看重绘画技巧而忽视了艺术根本意义,作品显得毫无生趣。

 

但对于实用美术来说,造型仍然是基本功,通过造型能力训练可以很好的掌握造型规律,感受到形体结构、体会到色彩与光线的内在规则,提高观察深度,可以说是美工必修课。

 

造型能力有一套科学的训练方法,经过多年严格的练习,艺术家会逐渐体会到体积与结构、空间与透视,进而形成一种本能反应,这很像学习骑自行车。

中央美术学院“二厂画室”1999年

关永清 拍摄

Copyright © 1996 - 2019 | 刘亚明 - 版权所有

沪ICP备17025975号

素描\速写作品

铅笔、纸03/2014

对?错!

三十年努力的就只证明了一开始的方向错了,如结果是这样那我又是怎么知道错了呢?也许只有犯错才能知错,这是知道的代价